杂食,写了小说明
 

【逐月之月】ming/kit 不敢说的话不敢做的事

不用任何人在他的面前炫耀着自己的爱情了!!不需要!!
ming现在抖的跟吃了麻药的猴子一样变态,yo是这么形容的。但ming不喜欢这个形容,所以yo又被扇了下后脑勺。
“我告诉你wayo phanichayasawat,你要是在跟我说你的pha学长怎样怎样,我就去踢断pha学长让你再也性福不了!”
yo实相的捂住了嘴巴,谁晓得ming在这个状态下会不会做出那种极端的事情,万一真的…那不是他就担当起老攻的身份了??不太好…
ming落下这句话就一脸阴暗地站了起来。
“你不吃了啊!”yo小心的指了指他依旧满满的盘子。
“吃什么吃!吃了也饿!”
嘶吼般的音量把不远处进食的仙女们招惹了,一个个肥胖短小的身体从另一张桌子旁飞了过来,结果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ming一句话呛了回去。
“滚开!”
吼完ming kwan就潇洒的留下一个背影供他们欣赏,留下wayo一个人面对着六个佛祖一般的仙女们。
象姐的表情还保持着刚才震惊后的惨状,整只象倒在了ming刚才坐的位子上。
“ming王子…吼我了…刚刚…”
yo心虚的撇开眼睛,才过不到二十秒的事不需要象姐在回放一遍。虽然ming一点都不在乎,但yo觉得校之月“王子”要失去几个粉丝了。
“嗬咿!ming不是针对你的…”,yo还是保持着他的良心打算劝一劝。
谁知象姐那狭小的眼睛缝里射出两道视线,“他就是针对我的!”
完了劝不回来了…
“我的ming kwan王子竟然冲我吼了!!啊!!”
“啊!!死婊子明明是冲我吼的!!”
几个人突然就为了争对谁吼的而吵了起来,yo坐在一旁努力的理解现在的状况。
“我…还是理解不了,你们能先跟我解释下为什么吵在继续吗?”
“yo你懂什么!ming是对我吼的!你见过他对谁这么凶过!”
yo默默的把手指向自己。
“嗷!只有我!!”
好吧…
“ming凶起来也好man啊!”
“好想就这样被他残暴的…推到地上然后…”
“死婊子你竟然想这种事!!”
难以想象,对面这群人竟然为了这件事而差点打起来…
yo开始认为有些不公平,是不是长得帅上天的人做什么都是对的?
好吧他不该想这么明摆着的问题。
ming变的越来越饥饿,自从kit正式的答应了他作为自己男朋友而存在后。
他从来没追一个人追着么久,除了主动上门的,剩下的也就最多三天的事。如果不说追的事,那答应的第二天就做到昏天地暗这件事也理所当然吧?
为什么他和kit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程度都仅仅是亲亲而已?好吧…也没有到这么纯洁,但也没有到那么肮脏的程度。
ming在气什么?在气自己!气自己每次都不敢提起这件事!
他什么时候这么怂过??偏偏wayo这个缺心眼的小孩什么都跟他说,简直是时刻提醒他自己就是个怂到爆的男人,并且衬托出phana学长无比的成功。
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他握着拳头想到…在禁欲下去他就要去庙里当和尚了,那还得了!
想着就一脚踢飞了一块不小的石头。
kit原本约了ming一起去校外的小餐馆吃些什么,但ming觉得他们可以直接在kit的房间里吃披萨之类的。
“好吧。”kit答应了他,虽然更想去吃些泰式的东西。
ming最近有点不太对,不过在他面前除了时不时的发呆外并没有其他的举动。倒是不久前正好在pha家碰见了wayo,说ming经常发脾气显得有些焦躁,原因嘛…wayo觉得和kit有关,但再多的ming自己不说谁也不会知道。
kit回想了下,觉得自己也没做什么让ming能发脾气的事。但自己迟钝也不是被beam他们说一次两次了,如果wayo认为和他有关,那可能确实有关,因为之前同样发生过,他并不打算忽视这件事。
ming在去之前重新洗了次澡,当然,并不是说今天就要做点什么…虽然能做是最好的…不过不管怎样,无论如何他都希望自己今天能表明些什么。
拜托!这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我在怂什么啊!
ming直接给了自己一巴掌,结果用力过猛导致kit开门的时候右脸都有一个红色的印子。
kit似乎也刚刚洗完澡,上身随意地穿着一件过于宽大的白色T恤,长到几乎遮掉了T恤下较短且宽松的裤子。
ming从没见过这件衣服。虽然好奇但注意力很快被kit过于明朗的笑容吸引了过去。
“kit怎么了?”
ming把两手的食物放在地下,随后kit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kit把脸埋在ming的胸口上,内心数着数…3…2…1…
“kit想ming了。”
呕…
kit心里已经吐成一片大海了,他有什么办法!又不敢问又不敢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ming能开心一些…那…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只能说kit看了些范例不好的电视剧。
对方倒是不知道kit内心在想什么,但ming感觉他郁闷了一天的心情全被这句话和这个拥抱一扫而空了。
ming同样用手搂住了比自己矮了一截的男朋友,用力的左右摇晃了几下。
“我们不是昨天见了吗,kit就这么想我?”
好像也不算那么想…当然不可能这么说!
kit抬起脑袋点了两下,看着ming笑到眯起的眼睛。
“嗯。”
如果不是wayo说的那些话,ming现在的样子看起来简直再正常不过了,kit在想是不是不需要装成这样了。
“那真的太好了!”ming亲了亲kit的额头然后很快的放开他。
“我买了两种披萨,kit不讨厌菠萝吧?”
他坐在地上把袋子里的披萨和啤酒拿了出来,kit在另一边坐了下来。

诶?
这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怎么回事?
kit用手圈住膝盖,上下打量着不停动作的ming。ming放开他后就一直低着头,虽然有在说话但眼神一直在躲避开他一样。总觉得刚才某一瞬间开始又有些不太对了,说到哪里不太对…好像又说不出来。
对面的人快速地打开了一罐啤酒喝了一大口,然后便专注的帮kit挑出披萨上的菠萝粒。
“呐。”
ming拿起一块披萨递到kit的嘴边,kit愣了一会才张嘴咬了口。
“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
kit纠结了半天后觉得还是稍微打探一下会更好些,他一向处理不好这种关系中的感情问题,如果真的是自己的问题,那对方会和他吵架或者干脆冷战。但ming没有也不会这样,导致每次除了ming自己修复之外他什么也做不了。
但这次他不想这样,发脾气的话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
ming到没觉得这个问题有什么特别之处,他正努力不让自己一直盯着kit曲起的双腿。
这裤子…真的…太短了,短到可以透过双脚的间隙看见kit大腿内侧和臀部连接处引人遐想的凹陷。
“前两天的报告被老师骂了…嗷,明明wayo也没比我好到哪去!”
他把饼边塞进自己嘴巴里,然后拿了张纸抹了抹kit的嘴角。
“嗯要是我也舍不得骂yo的,那么可爱怎么舍得啊喂。”
“学长呢?”
“我啊…”kit自己拿了一块披萨,把腿盘了起来。“我属于帅气那边的,当然…经常被老师骂啊!”
一点都不当然…应该说他和beam天天被骂就是拜pha所赐!长得帅,成绩又好到爆,他和beam原本不算差的成绩都会被比下去…死pha!早晚有一天我会换位置的!
一点也不当然!ming同样在心中呐喊,看看对面这个鼓着腮一边努力说话一边努力往里塞的可爱东西,谁会忍心…会忍心…
靠!
ming才想起他一直这么憋屈的原因,对啊谁会忍心做些什么??连说都说不出口!
yo?yo不同啊!脸可爱归可爱,但谁见过中学带牙套那会就开始对着学长梦遗的人还能说出不忍心这个词?
kit安静的看着ming由心里的变化转变为表情的变化,他在那龇牙咧嘴的想什么呢??
“疯了啊,是不是在心里骂我不帅呢!”
他把吃剩的饼边扔向ming的脑门,ming用手接住后又往嘴里一塞。
“kit脸变的太快了吧!刚还说想我,这就开始打人了…我澡都白洗了。”
“那要不要我扔一块过去,反正ming都白洗了。”
ming一脸委屈的咀嚼着,顺便又灌了口啤酒。接着kit咳嗽了两声使他们彻底陷入了某种尴尬的沉默中。
kit知道自己又没控制住脾气,原本打算走温馨路线结果没说几句话就走偏回原路了…他得出了一个结论…果然自己太man了。
不过既然都这样了,那干脆彻彻底底的直接问好了!ming kwan你是不是生大爷我的气了!
而ming则正好想的是相反的事…他的kit生气的样子…真的…更可爱了!
他简直陷入了一种罪恶感,拜托这种罪恶感丢给pha学长好不好!他不需要!
“kit…”
“ming!”
他们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了下来。
为什么要停下等他先说?kit为自己的暂停感到荒唐,我为什么不可以先说!
“咳…”他假咳了一声作为开场,ming等待着他。
“ming如果觉得kit做错了什么可以直接说…大概…kit会改。”
这倒没预料到,ming换了个坐姿…确实这件事如果归到kit头上也可以,但改什么呢?不要这么可爱了??
“呃…”ming挠了挠自己来之前还红着的右脸,“kit为什么要这么说?”
“wayo说你最近一直脾气不太好,然后…”
“yo说是kit的原因?”
yo你等着被我踢断好了,ming抿着上牙笑着想到。
kit摇了摇头,“肯定是我的原因了,ming刚刚开始就有些怪异了。”
“我很正常啊~”
“不正常!”强调没喝醉的人通常就已经醉过头了,这是同样的道理!
ming差点想伸手揉一揉kit的脑袋,但这样kit肯定会打人…还是算了吧。
“呃,是不正常!因为太想kit啦!”这句是半句实话,“但现在见到kit啦,就彻底好了!不对劲都是错觉!”这句彻底在瞎掰。
“我啊才不会信!”
才抗争一下就觉得饿了的kit又开始吃起了披萨,让ming庆幸自己买了两块。
“呃呃,kit就信我这一次啦,我想你这在正常不过了。”ming殷勤的打开了一罐啤酒放在kit的脚边。
“对了,kit身上这件衣服我没有看过,为什么会这么大啊?”
ming随意的说了点什么,他只是想分散下kit的注意力而已。
衣服?
kit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见鬼了这哪是上衣的问题,他压根就穿着件运动内裤而已!啊…难怪觉得很凉快。
“噢…噢衣服啊…”还好ming的关注点在T恤上,“是pha的好像,上次来我这睡得时候没带走,就直接说给我了…”
“什么??”
kit吓得手一抖,披萨又掉回了盒子里,ming又恢复了他很久没出现的大嗓门,毫无征兆的。
“kit穿着pha学长的衣服??”
“对…对啊…”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事让ming这么一质问到突然变的有些心虚了。“他说给我了,那我不穿还拿来拖地呢…还蛮贵的…”
“kit怎么可以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kit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嘛!!”
哈?
“代表着…我和他是好朋友?”
ming大概听到了自己崩溃的声音,简直轰轰烈烈的巨响着。
“不行!”
他直接站了起来,跨过地上的食物直接把不知所措的kit按在了地板上,任由啤酒打翻流出来。
“赶紧脱掉!”
说出来的同时手已经开始从衣服的下摆处向上撩起了。
kit当然不同意,这都什么鬼!莫名其妙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不脱!你管我!”
他誓死保卫着身上宽大的衣服,双腿反抗的乱踢着。ming干脆跨坐在kit的胯上用蛮力一只手把kit的手腕固定在头顶上一只手撩起了T恤。
“死ming我操你妹啊!疯了啊你!”
kit被T恤整个蒙住了脑袋,骂声憋憋的从布料底下传来。比力气他压根比不过经常运动打拳的现任校之月,简直不能更惨。
ming到也费了一番力气,趁kit同样累了的时机轻喘着气休息着,但力度依旧如此。
衣服…总算被他…快扒下来了…
等下…
扒…下来?
回过神来,ming才发现自己还坐在kit的身上固定着他,而kit上半身通通暴露在他的身下,脑袋倒是整个遮的一点不剩。
靠靠靠靠靠!
简直是最差的状况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姿势!
“你到底闹够没啊ming kwan!闹够了就赶快下去!”
kit不放弃的扭动着试图能挣开一点,脱掉也好至少也得让他把脑袋里出来呼吸吧!而ming也不知道魔怔了还是怎样,丝毫不动的跟座佛像一样的坐在他身上。
“ming kwan!”
ming当然听到了,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kit伸展着并且扭动着的腰上。
这简直…就在犯规…
他比之前更沉重的喘着气,没有箍住kit手腕的另一只手慢慢的沿着腰下凸起的骨头一点点往上抚摸着,然后身下的人不可抗力的打了个抖。
“ming…”kit打算放弃了,ming这招太贱了,他本来就怕痒的半死还在不断的挠他。“我脱掉就是了,你快点下来。”
上面的人倒是乖乖的跨了下来,但下一秒上身又压了上来,只是腿由压在他身上变成了压在他腿间,强迫着他分开双腿。
靠!爸爸我穿的差不多就是条内裤啊!
“ming你发什么神经啊!!快放开我!”
他感觉到ming的手伸进他宽大的裤腿,如果在往前一点就是…
“ming kwan!”
“kit。”
ming停下了动作开口,声音意外的低沉了许多。
“kit想知道我发脾气的原因,那我现在就告诉kit。”
kit上下起伏着胸口,安静下来听他说下一句。
“我…”ming放松抓着他的手,慢慢的把kit脖子上的衣服往上拉起,直视衣服下面露出的眼睛。
“想要kit,想到快要疯了。”
kit张着嘴看着ming,他试图理解成其他意思,但发现并不可以。
这太明显了,ming的表情里写满了欲望,他说的是真的…
“我…”kit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突然就变成了这种情况…而这种姿势和这句话让他整个人像突然被放进烤箱里烤了一样,脑子都开始散发糊味了。
“我一直极力的克制着…虽然kit是我的恋人,这件事迟早要发生…”他说给自己听,“我不想kit抗拒我…我是男生,肯定不会这么快的被接受。”
kit用他仅剩的意识想着这件事,他有在抗拒吗?
“但我也不能在控制自己当作什么都不会发生一样…我做不到。”
“所以…”ming控制着自己,“我现在要亲吻kit,如果kit要我停下,我就会停下…”
ming没有在给kit思考和犹豫的时间,他直接俯身亲吻着kit的嘴唇,右手抬着身下人的腰让他更靠近自己。
这一瞬间kit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觉得ming的舌头有酒精的味道,熏得他更不知所措。但他知道了,自从答应ming后他就从来没有抗拒过ming。
就像ming说的,这件事早晚会发生,而自己也从未想过因为ming是男生而提前讨厌起来。他只是…从未先做好心里准备。
ming沿着kit的嘴唇往下亲着,直到颈脖才停了下来。
“我可以继续吗?”
kit喘息着,然后看着ming的侧脸。
死ming…难道不晓得我有多喜欢你吗!
而ming在得到了一个主动的吻后得到了他该有的许可。

END

要不要接下去写肉容我考虑考虑,写肉就会控制不住的往欧美车那翻车,那就会变的有些粗俗直接,可能不兼容。

ps:不得不说一句真的…可能会变成:ming oh~fuxx me !fuxx me harder~oh screw me~oh yee~im come这种,就…真的…可能…不兼容

评论(28)
热度(272)
© 筋肉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